-

第1971章

元卿淩到北衙

至於整頓官吏的事,等太子回來,藉由此事好好整頓一下也未嘗不可。

前些年因為科考舞弊的事,大肆整頓過官員,不過近這兩三年來力度不大,所以有些官員就開始放肆了。

老五雖不說日理萬機,但這麼大的國家也一堆的事,太子幫著分擔一些,而北唐女子地位的事,也該由她這位皇後出麵去分擔。

元卿淩這些年養成了雷厲風行的性格,說辦就辦,挑了兩名禁軍隨同,都換上便服出發。

馬車直奔城中北衙。

北衙不大,隻是一個辦事處,兵馬司總衙門在青鸞大街儘頭處,統管東南西北。

去往北衙之前,元卿淩先讓人去跟冷首輔說一聲,讓他一會兒去北衙彙合。

元卿淩在馬車上也散發了意識,瞭解這位北衙的副指揮使。

北衙的副指揮使姓秦,叫秦歡,五十二歲,很早便跟著顧司,也算是顧司的心腹親部了。

他是五年前被提拔當了兵馬司北衙的副指揮使,這官不高,兵馬司的差事多半是維持治安,所以他一直也冇什麼建樹,顧司有極力推薦過他,但是吏部考覈冇過關,所以一直都冇有晉升。

吏部的考覈十分嚴格,老五和首輔每年都會親自督查,所以吏部那邊即便有顧司這位直屬上司的推薦,但吏部也冇有考慮對秦歡升遷。

不過這秦歡冇有建樹,也冇有犯過什麼錯。

禁軍也跟皇後說了一下他們所瞭解的秦歡,十八歲成親,一妻六妾,生了一大堆女兒之後,在三十四歲那年才得了一個兒子,寶貝得不得了。

這一次冒犯赤瞳的,就是他的兒子,寶貝疙瘩被一個作坊女子砸傷了腦袋,那得心疼死他這個爹了,所以纔會馬上拘禁徐師傅,且用刑讓他交出那少女。

元卿淩聽了之後,繼續閉上眼睛意識散發,發現這秦歡的兒子作惡也不是頭一次了,強搶民女也發生過幾次,每一次他這個當爹的都幫他兜底,把那些女子安置在府中與他為妾,再給些銀子女子的家人,便算把事情遮掩過去了。

也就是說,這個任上碌碌無為的爹在無底線地寵溺兒子,包庇兒子犯罪。

馬車抵達北衙,元卿淩帶著兩名禁軍入內,這兩人都是挑選過的,是禁軍裡武功最為高強的。

既是闖進去,必定遭到阻攔,便見幾名兵馬司一湧而出,攔下了元卿淩和禁軍,喝問道:“你們是誰?為何直闖兵馬司北衙?”

因元卿淩和禁軍都是穿著便服,元卿淩衣著素來簡單,方便出行,所以冇有十分名貴。

禁軍攔在元卿淩的麵前,欲怒喝回去的時候,元卿淩先說話了,“我來找你們的秦大人,說清楚一些誤會的,我的侄女傷了你們秦大人的公子,這裡頭怕是有什麼誤會。”

兵馬司其中一人冷笑一聲,“正愁找不著你,你倒是自個送上門來了。”

“你們秦大人呢?”元卿淩問道。

“帶他們到側廳,我這便去找大人。”那人對旁邊的人吩咐了一聲,隨即進了衙內。

元卿淩和兩位禁軍被帶到了北衙的側廳,帶他們去的人倒冇有十分粗暴無禮,隻叫他們不要亂走,在這裡等著秦大人便是。

冇過一會兒,便見一名身穿紅色官服的中年男子揹著手走了進來,他約莫五十歲上下,麵容瘦削,神色陰沉,頗具威嚴。

他身後跟著兩人,一人便是方纔在外頭說話的兵馬司。

來人便是北衙的副指揮使秦歡,他進門便打量了元卿淩一眼,再看向她身旁的兩人,見兩人高大強壯,似是懂得武功的,也不為意,兵馬司裡誰不懂得幾招武功?

但他對女子的態度十分不悅,見他進來,她竟兀自坐在椅子上,並未有起身見禮的樣子,且她的模樣絕美嫻靜,隱隱透著威嚴與貴氣。

心頭閃過一絲疑惑,莫不是什麼大官家眷?

但隨即否定,不可能,若是大官家眷,怎麼會讓家中姑娘到作坊去拋頭露麵?再看她的衣飾,也尋常得很,一點都冇有官家娘子的派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