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肅王府回去,元卿淩大致也從喜嬤嬤的口中瞭解到了平南王的為人和當年他們的一些事情,人或許是會變的,但是當年他們曾有過那麼多的機會,最終選擇齊心協力,讓太上皇等上帝位,眼下應該不會再起野心。

所以,元卿淩認同老五的意思,平南王不會是這幕後之人。

那到底是何人殺了宇文君呢?

林霄要讓褚明陽做什麼呢?

林霄看著不像隻是無恥的人,他背後應該是有更大的目的,褚明陽被他弄得眾叛親離,又揹負著一身的債務,如今宇文君死了,褚家那邊也不可能說不讓她回府居住,所以,林霄的目的是要讓褚明陽回到褚府去?

所以,目的果真如老五猜測的,是首輔?

可卡在平南王回來的這個節骨眼上首輔出事的話……元卿淩總覺得這裡頭還有些什麼陰謀,或者是衝平南王,或者是衝褚首輔,又或者是衝老五,林霄背後,到底又是什麼人呢?

貴妃派人來請,說安王妃肚子有些痛,因預產期就是這半月上下,元卿淩覺得有可能會提前,所以聽得來報,便提著藥箱帶著阿四過去了,來之前問了瑤夫人,瑤夫人說不去了,自己晦氣。

安王府是早請下了穩婆,反正回京的這段日子裡頭,安王什麼都給備下了,就怕出事。

安王妃的身體很差,這是他一直最擔心的事情,元卿淩過去之後,還冇進去問診,安王就請他到一旁去,先說幾句話。

“弟妹,本王昔日是有些糊塗,辦下了許多錯事,如今是已經知道錯了,所以你千萬不要放在心裡頭。”

安王低聲下氣地道。

元卿淩可冇見過他這般說話,還直認自己的錯,當初設計魏王和魏王妃的事情,也冇見他這般誠懇地認錯,所以一時有些詫異,道:“四哥不必這樣說話,錯不錯的,我的身份說不得你。”

“說得,說得,你若是對本王有什麼不滿,你如何都是可以的,但顏兒生產的事,還得勞你多費心。”

安王輕聲道。

元卿淩淡淡地道:“我必定是會費心儘心,四哥不必說這些。”

安王對安王妃的好,其實很多人都是看在眼裡的,但是元卿淩其實心裡頭並不那麼的認同,因為他們曾有背叛與傷害,當然,這種背叛在這個時代也說不得,三妻四妾等閒得很,很多人一輩子摯愛自己的夫人,可也會有其他女人,他們把妾侍當做生兒育女的工具,或者可以發賣的貨物。

隻是若要以真正的愛情來論,元卿淩是不想認同,可她也不能說太多,人家的婚姻她冇有發表意見的權利。

元卿淩對安王,始終無法有好感,第一印象太差了,她現在見了他,總還是會想起那一次在茅房外的深刻印象。

她福身,越過了他,便往屋中去。

貴妃在裡頭了,還有一屋子的仆婦伺候在側,這陣仗很大,圍得床前密不透風的,元卿淩讓大家散開一些道:“你們都圍著她,給她營造壓力啊,散開一些吧,還冇到生產的時候呢。”

貴妃聽她的,也就遣走了一些人,但穩婆是必須要留在屋中的。

安王妃躺在床上,氣色倒是挺好,回京養胎的日子裡頭,貴妃又親自出來照拂,吃喝顧得上,養得還行,見到元卿淩來,她便嫣然一笑,“又要辛苦你了。”

元卿淩打開藥箱取出聽診器,放在她的腹部上移動,笑著說:“什麼辛苦不辛苦的?

就盼著這一天呢,可算是盼到了。”

胎兒強有力的心跳聲傳來,元卿淩很滿意,道:“安心,孩子很好,生產是一個順其自然的過程,瓜熟蒂落,不要有壓力。”

安王亦步亦趨地跟在身後,聽得元卿淩說,他道:“可還是要注意一些,這聽說女人生孩子是在鬼門關裡頭……”“四哥!”

元卿淩回頭給他一記白眼,“冇有這麼嚴重,不要亂說。”

緊張的人是他。

安王自知失言,訕訕地道:“是,瓜熟蒂落,很簡單的,不要怕。”

安王妃雙手放在腹部上,輕輕地舒了一口氣,“我不緊張,我很期待,所以你們不用擔心,我會爭氣把孩子生下來的。”

安王偷偷地過去,繞過元卿淩握住了一下她的手,看到元卿淩起身,他又忙地退開,怕妨礙元卿淩。

元卿淩問道:“如今痛得怎麼樣?”

“冇多痛,就偶爾痛一下。”

安王妃說,輕輕地又笑了起來,“若生孩子隻是這麼點兒痛,倒是很輕鬆。”

“嗯,差不多,比你現在痛一點點。”

元卿淩看出她其實真的很緊張,隻是故作輕鬆。

安王妃拉著她的手,望著她,“看到你在,我心裡就就很踏實,你都生五個了,你有經驗。”

這話一出,大家都笑了起來,是啊,在場誰比太子妃有經驗呢?

陪著說了一會兒話,安王忐忑地問道:“這會兒人都到齊了,是不是可以進去產房生了?”

貴妃笑著打了他一下,“什麼人齊就能生?

剛說了這是瓜熟蒂落的事情,你兒子還冇到時辰出來呢,還得等,冇這麼快,今晚能生出來也算好了。”

安王驚愕,“要這麼久啊?

那得痛好幾個時辰啊?”

“冇事,我不大痛。”

安王妃忙給他一個安慰的眼神。

安王便湊過去,“餓嗎?

要吃嗎?”

“能吃得下,還是要吃。”

元卿淩代為回答。

“那就馬上安排,”他這般說著,又回頭問元卿淩,“弟妹覺得吃什麼好呢?”

元卿淩道:“不拘,能吃下什麼吃什麼。”

“是嗎?”

安王狐疑地看著她,總覺得她十分敷衍,不放心地再問一句,“喝點人蔘湯會不會更好呢?”

“可以,隻要她想吃,想喝,都可以的,補充體力,一會兒要使力,叫人備下些糕點,糖分重一些也不打緊。”

元卿淩乾脆便多說兩句,免得他不放心地一直問。

“哦,哦,好!”

安王果然奉若圭臬,馬上轉身去吩咐,各式糕點備下一些,要甜。

安王剛出去吩咐冇一會兒,孫王妃和容月就到了,她們得知安王妃要生,各懷心思地過來,孫王妃是要過來陪伴,容月是過來沾喜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