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4章以一人之姿

黃家古宅,內院深處。

人海如潮。

黑壓壓一片的人海席捲,將數千平米的巨大古宅院,都給圍堵的水泄不通。

而,在一望無際的人海潮中,陳縱橫一身西裝筆挺,目光優雅淡然,彷彿如一個舞者紳士般,一步一步…朝著內院走去。

一名黃家成員凶戾瘋狂,手持砍刀洶湧而來,可他還未近身,便已被陳縱橫一腳轟飛出去,身軀接連又撞到了一大片人。

現場慘嚎一片。

陳縱橫緩緩收回皮鞋,他的皮鞋,依舊蹭亮嶄新,上麵冇有任何血漬。

而他皮鞋腳下的地麵,卻早已一片…腥血染紅。

他西裝筆挺,領帶工整。

他儒雅淡然,眼神幽幽。

以一人之姿,橫對百千人海。

身前人海席捲如潮,身後刀芒交織如海。

在他瞳孔之下,無儘人海,皆如螻蟻。

百千人海,竟是阻不住他寸毫。

他腳下的皮鞋,一步一步,踏上前來。

遍地慘嚎,遍地殘軀。

“陳…縱橫!”

就在此時,前方人海中,傳來一道蒼勁慍怒的暴喝!

隻見一名身穿褐黃色武道服,手持長刀的老者,正如石雕一般,屹立在正前方。

刀芒如寒,目露殺機。

黃家老管家,黃忠。

黃忠橫在前方,身旁千百人海齊聚。

硬生生,阻攔住了陳縱橫前進的路。

長刀懸空,目光如虎。

黃忠,這尊盤踞與黃家的猛獸,今日…徹底出竅。

陳縱橫腳下皮鞋微微一頓,止步。

他抬起頭,目光幽幽的望著對麵的黃忠。

兩人相距,不過數十米。

“三日不見,你氣色可好?”陳縱橫幽幽淡然,緩緩問道。

他指得,是三日之前,被自己踩下的那一腳。

那日,他將黃忠拉扯下馬,一腳踩在身下。

如今三日已過,不知這黃忠的內傷,可否痊癒?

聽到此言,黃忠的麵色,猛地一凝。殺戾湧現。

“死。”一聲暴喝。

聲剛出,身已至!

黃忠身軀如閃電般席捲而至。

長刀劃破虛空,掠過一道寒芒,撕裂空氣而至!

“鐺。”

長刀一陣巨顫,而後…懸停在了陳縱橫的眉心前。

刀鋒,距離他的眉心不過一毫米。

陳縱橫雙指如老虎鉗一般,將那柄鋒利的長刀,夾在手中。

目光淡然,身無波瀾。

“撓癢麼?”他緩緩抬頭,目光幽幽的看著黃忠。

‘哐當。’陳縱橫雙指輕輕一彈。

黃忠的那柄長刀,節節寸斷!

黃忠麵色驟變,他猛地收刀,將那柄斷刀瘋湧,再次襲來。

殺機震顫!

“不知死活。”陳縱橫目光平靜,右手猛地揚起,掌心凝拳。

一拳,轟出。

那,是一道殘影。

他的拳頭,在空中化成一道殘虛的拳影。那速度太快,快到人體的肉眼,根本無法捕捉。

快到連音速,都被超越。

一拳轟中!

空氣刹那凝固,震顫波動。

“噗!!”黃忠大口狂吐腥血!

整個人直接被一股巨力轟飛出去!

轟!

黃忠的身軀狠狠轟撞在身後的一堵牆壁上,整片牆壁瞬間龜裂轟塌。

黃忠栽倒在廢墟中,口吐腥血,一片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