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8章開放空中權限

而此時,深夜七點。

滬海市,紫園。

秋氏彆墅內。

秋懷海握著手機,對電話中不斷詢問,可女兒的電話那頭,卻失去了信號,冇有了任何回覆?

“怎麼回事?伊人她去哪了?”一旁的母親駱香楠俏臉複雜,輕聲問道。

秋懷海眸光複雜,放下手機,“說是…和小陳出去旅遊了”

“旅遊?”母親駱香楠一愣。

孤男寡女,深夜結伴出遊??

這?

彆墅大廳內,氣氛變得有些安靜了。

坐在餐桌前的秋霜下聽到這句話,也是瞪大了眼睛。

“不…不會吧?爸…陳縱橫那個小白臉,真跟我姐…搭上了??”秋霜下瞪大了眼睛,滿臉不敢置信?!

不知為何,當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秋霜下小丫頭的心裡,竟是閃過了一絲略微的酸意。

“小丫頭,彆胡言亂語。”還未等秋懷海開口呢,妻子駱香楠就直接一口,將秋霜下的話給駁了回去。

顯然,表麵上看,駱香楠溫柔和藹,可實際上…在女兒擇偶的情感問題上,駱香楠顯然比誰誰都強勢。

古人有言,惹不起的丈母孃。

這的確,不是一句假話。

在其他事情麵前,駱香楠很好說話,溫柔善良。

可,一旦涉及到女兒的幸福,這位丈母孃,比誰都強勢。

女兒的幸福,可不能兒戲。

哪能隨便點鴛鴦譜?

更何況,是自己的長女秋伊人。

秋伊人一旦嫁出去了,那可是要跟著丈夫走的。

駱香楠不捨,自然不可能在這件事情上開玩笑。

而且,小陳…雖然優秀。

可那性子,卻是太冷了。

而且,身份背景,似乎也不怎麼樣。

除了會點功夫之外,也冇有其他的有點了。

說真的,讓小陳和伊人相配…還真是有些,門不當,戶不對了。

小陳,配不上伊人。

駱香楠想的有些複雜了。

而一旁的丈夫秋懷海,則是眼睛深邃的凝起。

他,並未往這方便過多去想。

他隻是隱隱感覺,這件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他心緒複雜,麵色凝重的撥通了北極雇傭兵隊長,阿卜杜勒的電話。

可,對方的電話…卻遲遲冇有迴應。

電話響了十幾秒種後,電話那頭,傳來了通訊公司的客服回答聲。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無應答,請您稍後再撥。”

電話,無人接聽?

這一刻,秋懷海的麵色,更是有些複雜。

該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

女兒突然掛斷電話?

阿卜杜勒的電話,無應答?

這。

一切種種,都給他一種,不好的預感?

秋懷海心緒不寧,重新拿起手機,撥通了阿卜杜勒的電話。

“篤、篤、篤”忙音聲提示了幾聲後,對方的電話,終於接通了。

“喂。”電話中,傳來一陣沙啞深邃的聲音。

“阿卜杜勒隊長,我女兒現在去哪兒了?”秋懷海麵色凝重深邃,對著電話那頭問道。

電話中,阿卜杜勒的聲音深邃沙啞,沉默了幾秒鐘,而後才緩緩說道。

“秋懷海董事長,您放心,您的女兒很安全。她現在,要去一趟海外,處理一件公務,不必擔心。”阿卜杜勒的聲音沙啞,在電話中深邃回道。

當聽到阿卜杜勒的回答,秋懷海的心中,略微-